WFU

2020年6月24日 星期三

畢業五年回顧-博士論文誌謝



猶記二十年前,母親不僅稱職地兼顧家庭、教職,還完成研究所學業。那時我的臥房面對著書房,不論是午夜夢迴,還是魚肚泛白,總是看到媽媽挑燈夜讀。讀研究所,在幼小的記憶裡,就是辛苦、卻崇高的偉大工作。直到今天,我才驚覺當年那份深植腦海裡的神聖志業,也開花結果。



畢業五年回顧:博士班時期的三項重要的研究成果 - 手機成癮量表、診斷準則、計算手機使用型態的app,也是現在我被引用前三名的論文。


2020年6月21日 星期日

想告訴當年沒被錄取的自己




我們研究室的博士後研究員,在這週正式加入了我們的團隊。招募博後面試的經驗,其實有更多體會想對沒錄取朋友說,也想告訴當年那每一次沒被錄取的自己: 

1. 沒被錄取的原因,只是短期內的專長不夠契合,與能力幾乎無關。


加入我們的團隊的,是電機資訊背景的博士。另外我也面試數理統計,還有神經科學的博士。幾經反覆琢磨後,我對三位候選博士還是很難決定,也「超前部署」的為其中一位外籍博士詢問台灣的工作簽證、疫情影響的各種疑難雜症。但最後我認為最重要的考量,還是我未來短期發展的方向,需要電機資訊的專才。就像停電後冷氣、電燈、冰箱都壞了,我因為熱到受不了,所以決定先修冷氣,但這不代表電燈、冰箱不重要。 



2020年4月24日 星期五

應該倒著讀的中國上古史



中學時代讀論語、孟子這些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時,我一直有個疑問:孔老夫子講到好人好事,總是拿堯、舜、禹當楷模;身為炎黃子孫,怎麼從來沒拿歷史課本記載我們最早的祖先「黃帝」來當做好人好事楷模呢? 

原來孔子時代的人們,是不知道有「黃帝」這號人物的! 

黃帝最早的記載,是晚孔子幾百年後的戰國時代思想家尸子,假托幾百年前孔子和子貢的問答講出的。 


時代越往後,知道的歷史越古早?! 


歷史課本記載中國上古的「黃帝—堯—舜—夏—商—周…」,在商朝之前的都只是傳說。更有趣的是這套傳說,還有個「時代越往後,知道的歷史越古早」的奇怪現象。想像你只見過祖父輩的阿公、阿嬤,但沒見過阿公的爸爸也就是曾祖父;你和兄弟姊妹也沒聽過爸媽講過他們的事蹟。但是到了你的孫子卻突然可以把曾祖父、曾祖母怎麼認識、結婚的,他們小學成績如何、做過哪些工作;還有他們各自祖宗八代的兄弟姊妹講得一清二楚,這些祖宗的事蹟你相信嗎? 

我們所熟悉的中國上古史,就有「時代越往後,知道的歷史越古早」的奇怪現象:商代知道最古老的人是商朝自己的祖先王亥、成湯;對夏朝、甚至夏朝的亡國之君夏桀沒半點記載。到了周朝,西周初年知道最古早的人是治水的大禹,也有了禹建立的夏朝,這個他們前朝商代沒半點記載的朝代。西周青銅器則沒記載禪讓帝位給大禹的堯、舜。直到東周春秋時期,也就是孔子的年代,諸子百家才開始討論比禹更早的堯、舜。再過幾百年的戰國時代,才有了比堯、舜更早的黃帝、神農。秦代把上古「三皇五帝」的體系建構的更完備,所以有了自稱「皇帝」的秦始皇。到了漢代,則又出現了更古老、開天闢地的盤古。 


真實記載周武王滅商的青銅器「利簋」

2020年4月16日 星期四

Google搜尋「洗手」預測21國的疫情爆發的速度




在全球疫情中,台灣除了政策超前部署,民眾的健康習慣有比國外好嗎? 

國家衛生研究院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林煜軒醫師研究團隊,利用Google趨勢的大數據證實:我國的防疫政策確實提升了民眾的健康識能,顯著提升台灣民眾洗手的健康意識;而且台灣民眾重視洗手的程度,是疫情大爆發時領先世界各國,卻不易察覺的保護因子,應該要繼續保持。這份研究發表在頂尖國際期刊《大腦,行為和免疫》(Brain, Behavior, and Immunity, IF=6.170),提出實證依據:除了有正確的防疫政策,民眾繼續保持勤洗手的健康識能,對防疫也是非常重要的。 

林煜軒醫師比較全世界21個中國以外的國家,在2月19日疫情快速爆發之前在 Google「洗手」搜尋量增加的天數,與接下來三週該國確診武漢肺炎病例數的時序關連發現:台灣、香港、泰國在「洗手」搜尋量較多,之後確診病例數較少;伊朗、義大利、南韓「洗手」搜尋量較少,之後確診病例數較多。

2020年4月13日 星期一

如何即時、快速的做跨國調查?



國家衛生研究院 林煜軒醫師


在全世界疫情大爆發的時刻,要如何即時、快速的做一份跨國調查呢?

我的方式是用Google,但不是像許多學者設計Google問卷,在網路上拜託大家填寫;因為這樣的研究可能要好幾個月才能完成:問卷還要通過倫理委員會審查;如果想做跨國研究,還要把問卷做雙向翻譯、信效度檢驗。特別是想做疫情相關的研究,這種方法可能沒辦法快速、即時的回答我們想要知道的問題。

我的方法也是打開Google,但是用Google趨勢,用全世界Google用戶自動留下的數位足跡,直接展開調查。最近我們用Google搜尋「洗手」預測疫情爆發速度的21國分析比較,就是用這個方式。
我們比較全世界21個中國以外的國家,在2/19日疫情快速爆發之前在 Google「洗手」搜尋量增加的天數,與接下來三週該國確診武漢肺炎病例數的時序關連發現:台灣、香港、泰國在「洗手」搜尋量較多,之後確診病例數較少;伊朗、義大利、南韓「洗手」搜尋量較少,之後確診病例數較多。

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

憂鬱症是思想上的疾病,還是情緒的疾病? — 兩百年來人們如何看待「憂鬱症」



文:林煜軒(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、台大醫學系助理教授)



藝人一句「憂鬱症都是因為不知足」,喚起台灣社會對憂鬱症的重新認識。

憂鬱症是一種「不知足」這類「理智失常」(intellect disorder)的思想疾病?還是一種情緒的疾病?

對精神健康專業來說,這可能是不用一秒鐘就可以反射性回答的問題。但其實「憂鬱症是一種情緒障礙」,可是經歷了1、200年的多方深入探討,而在200年前的18世紀末,精神科醫師與心理學家,都還認為憂鬱症是一種「理智失常」的思想疾病。

直到西元1780-1880的關鍵100年間,才逐漸地把「憂鬱症」是一種「理智失常」(intellect disorder),轉而認識到憂鬱症是種「情緒障礙症」(mood disorder)。憂鬱症研究的權威肯尼斯.卡德勒(Kenneth S Kendler)教授,把「憂鬱症」概念形成在這100年間的古典文獻,分為三個重要的時期:

2020年2月28日 星期五

紀念提出「網路成癮」的心理學家 - 金柏莉.楊(Kimberly Young)博士



今天是網路成癮研究先驅金柏莉.楊(Kimberly Young)博士逝世一週年。Kimberly Young教授是第一位在學術界正式提出「網路成癮」的心理學家。 

我開始研究「網路成癮」是2010年在台大醫院擔任第二年住院醫師時,翻譯Kimberly Young的網路成癮教科書。那時第一次為網路成癮的個案做長期心理治療;同時也和高淑芬教授研究校園新生睡眠型態、家庭教養與網路成癮的影響。當時深感「網路成癮」一詞社會大眾雖然琅琅上口,但有系統的專業知識卻非常零散;也沒有中文的書籍。看到Kimberly Young與全世界網路成癮專家學者合編的教科書時,就如獲至寶地邀請台大精神部同屆的同事們,一起翻譯這本深入淺出的教科書。 



2020年2月12日 星期三

數位憂鬱症:千禧世代的文明病?



文:林煜軒 ,《2030兒童醫療與健康政策建言書—3C產品使用》召集人

韓國藝術家Kim Dong-Kyue改編孟克的「吶喊」 ,加入了手機的現代元素。


「數位憂鬱症」是把「數位科技」和「憂鬱症」連結成一個重要的文明病。 

本文是對「數位憂鬱症」(Digital Depression)這篇最新論文的摘要與解讀。「數位憂鬱症」是哈佛醫學院納瑟·根米教授為近十年來美國兒童青少年憂鬱症、自殺率的攀升;找出病因—智慧型手機和社群媒體的最新論文,刊登在《斯堪地那維亞精神醫學期刊》(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)中「從研究到臨床實務」的專欄,在論文開頭,作者就提出了幾個大膽的臨床建議: 
  1. 如果社群媒體與憂鬱、焦慮症的關聯是有臨床意義的,則應該限制每天使用社群媒體的時間在1小時以內;如果自殺和社群媒體也有關聯,應該再進一步地限制社群媒體 
  2. 兒童青少年不應該在睡覺的床邊擺著智慧型手機。 
數位科技的愛好者,可能已經未看先開罵了;而熟悉學術論文的朋友們,可能也會覺得有些不尋常:這篇論文的論點怎麼如此大膽,而且提出的臨床建議真的有足夠的實證基礎嗎? 

2020年1月31日 星期五

《自然》期刊談學術界的經營管理



國家衛生研究院 林煜軒醫師 


最近分別在頂尖期刊《自然》(Nature)《科學》(Science)的職涯專欄各看到一篇談經營管理的文章。《自然》文章一開始的小標就開宗明義的說:「就像管理企業一樣地經營學術工作」(Treat science like a business)在跨國企業待過一陣子的我,好奇地一口氣讀完了整篇,在此摘錄幾段自己非常有共鳴的重點,讓學術界的朋友們參考。 


圖:龐貝城農牧神之家中亞歷山大馬賽克(Alexander Mosaic)中大流士三世領導的軍隊


2019年12月26日 星期四

《科學》期刊專欄談團隊經營:處理研究團隊衝突



國家衛生研究院 林煜軒醫師


最近分別在頂尖期刊《科學》(Science)與《自然》(Nature)的職涯專欄各看到一篇談經營管理的文章,摘錄幾段自己非常有共鳴的重點,讓學術界的朋友們參考。

《科學》期刊的文章是在「寫給年輕科學家」專欄,討論如何處理研究團隊衝突的幾個心法:



圖:薩比諾女人出面調停(The Intervention of the Sabine Women:Jacques-Louis David,17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