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

憂鬱症是思想上的疾病,還是情緒的疾病? — 兩百年來人們如何看待「憂鬱症」



文:林煜軒(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、台大醫學系助理教授)



藝人一句「憂鬱症都是因為不知足」,喚起台灣社會對憂鬱症的重新認識。

憂鬱症是一種「不知足」這類「理智失常」(intellect disorder)的思想疾病?還是一種情緒的疾病?

對精神健康專業來說,這可能是不用一秒鐘就可以反射性回答的問題。但其實「憂鬱症是一種情緒障礙」,可是經歷了1、200年的多方深入探討,而在200年前的18世紀末,精神科醫師與心理學家,都還認為憂鬱症是一種「理智失常」的思想疾病。

直到西元1780-1880的關鍵100年間,才逐漸地把「憂鬱症」是一種「理智失常」(intellect disorder),轉而認識到憂鬱症是種「情緒障礙症」(mood disorder)。憂鬱症研究的權威肯尼斯.卡德勒(Kenneth S Kendler)教授,把「憂鬱症」概念形成在這100年間的古典文獻,分為三個重要的時期:

2020年2月28日 星期五

紀念提出「網路成癮」的心理學家 - 金柏莉.楊(Kimberly Young)博士



今天是網路成癮研究先驅金柏莉.楊(Kimberly Young)博士逝世一週年。Kimberly Young教授是第一位在學術界正式提出「網路成癮」的心理學家。 

我開始研究「網路成癮」是2010年在台大醫院擔任第二年住院醫師時,翻譯Kimberly Young的網路成癮教科書。那時第一次為網路成癮的個案做長期心理治療;同時也和高淑芬教授研究校園新生睡眠型態、家庭教養與網路成癮的影響。當時深感「網路成癮」一詞社會大眾雖然琅琅上口,但有系統的專業知識卻非常零散;也沒有中文的書籍。看到Kimberly Young與全世界網路成癮專家學者合編的教科書時,就如獲至寶地邀請台大精神部同屆的同事們,一起翻譯這本深入淺出的教科書。 



2020年2月12日 星期三

數位憂鬱症:千禧世代的文明病?



文:林煜軒 ,《2030兒童醫療與健康政策建言書—3C產品使用》召集人

韓國藝術家Kim Dong-Kyue改編孟克的「吶喊」 ,加入了手機的現代元素。


「數位憂鬱症」是把「數位科技」和「憂鬱症」連結成一個重要的文明病。 

本文是對「數位憂鬱症」(Digital Depression)這篇最新論文的摘要與解讀。「數位憂鬱症」是哈佛醫學院納瑟·根米教授為近十年來美國兒童青少年憂鬱症、自殺率的攀升;找出病因—智慧型手機和社群媒體的最新論文,刊登在《斯堪地那維亞精神醫學期刊》(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)中「從研究到臨床實務」的專欄,在論文開頭,作者就提出了幾個大膽的臨床建議: 
  1. 如果社群媒體與憂鬱、焦慮症的關聯是有臨床意義的,則應該限制每天使用社群媒體的時間在1小時以內;如果自殺和社群媒體也有關聯,應該再進一步地限制社群媒體 
  2. 兒童青少年不應該在睡覺的床邊擺著智慧型手機。 
數位科技的愛好者,可能已經未看先開罵了;而熟悉學術論文的朋友們,可能也會覺得有些不尋常:這篇論文的論點怎麼如此大膽,而且提出的臨床建議真的有足夠的實證基礎嗎? 

2020年1月31日 星期五

《自然》期刊談學術界的經營管理



國家衛生研究院 林煜軒醫師 


最近分別在頂尖期刊《自然》(Nature)《科學》(Science)的職涯專欄各看到一篇談經營管理的文章。《自然》文章一開始的小標就開宗明義的說:「就像管理企業一樣地經營學術工作」(Treat science like a business)在跨國企業待過一陣子的我,好奇地一口氣讀完了整篇,在此摘錄幾段自己非常有共鳴的重點,讓學術界的朋友們參考。 


圖:龐貝城農牧神之家中亞歷山大馬賽克(Alexander Mosaic)中大流士三世領導的軍隊


2019年12月26日 星期四

《科學》期刊專欄談團隊經營:處理研究團隊衝突



國家衛生研究院 林煜軒醫師


最近分別在頂尖期刊《科學》(Science)與《自然》(Nature)的職涯專欄各看到一篇談經營管理的文章,摘錄幾段自己非常有共鳴的重點,讓學術界的朋友們參考。

《科學》期刊的文章是在「寫給年輕科學家」專欄,討論如何處理研究團隊衝突的幾個心法:



圖:薩比諾女人出面調停(The Intervention of the Sabine Women:Jacques-Louis David,1799)


2019年9月27日 星期五

企業也會中風心臟病



林煜軒/國家衛生研究院、台大醫院精神部 主治醫師


一、 總統之死


這張照片裡,是當時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三個男人,你一定在歷史課本上讀過、也背過這三個人的名字;但你可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。




這三位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,都是死於腦中風。美國總統小羅斯福在打完二次世界大戰後,血壓依然常常是兩百多,他在總統任內死於腦溢血。蘇聯首腦史達林,因為過度擔心他的心臟病情被洩漏,乾脆把他的主治醫師關起來,改由獸醫治療自己,多疑的他在腦溢血昏迷經過兩天一夜後才被發現,搶救幾天後病逝。英國首相邱吉爾在任內就有多次腦中風,罹患憂鬱症的邱吉爾,臉部表情緊繃地像是隻鬥牛犬,英國人也非常尊敬他的鬥牛犬精神。

不只這三位上個世紀最有權力的人,據統計美國歷任總統中,有四分之一死於心血管疾病;其中有四位在總統任內腦中風或心臟病發作。

權力、性格、疾病是不是有什麼微妙的關係呢?


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

《App世代在想什麼》推薦序:網路世界的最新導覽與素養指南



林煜軒/國家衛生研究院、台大醫院精神部 主治醫師


「每天打線上遊戲幾個小時,就算是網路成癮了?」深耕網路成癮的臨床與研究多年,不論是在我的診間裡,還是研究發表的採訪時,我都覺得這是個最簡單,也最困難回答的問題。我總是反問:「每天要讀書幾個小時,才能考全班前三名?」關心網路成癮的朋友們,大概可以秒懂我要表達的意思了:關心孩子有沒有網路成癮,就和關心他們讀書的狀況一樣,重點是瞭解網路、書本裡的世界有多吸引他;而不是著急地計算他坐在電腦、書桌前幾個小時了。但不是在網路世界裡土生土長的我們,該怎麼認識網路世界呢?

《App世代在想什麼》就是一本完整的網路世界導覽,每個篇章的開始,都是則有趣的故事:從小被平板電腦(iPad)養大的「艾培」、整天時時刻刻不斷向朋友同事傳 LINE 的「賴主任」……這本書不只告訴您「網路遊戲障礙症在兒童青少年的盛行率」,還讓您如臨現場般地看到了從拒學到賭氣休學的線上遊戲玩家,還有他不知所措崩潰的媽媽,以及氣急敗壞打算斷絕關係的爸爸。相信您可以從張醫師幽默感性的筆觸中,欣賞到網路世界裡最新、最完整的風土民情;也無痛地上完一門「網路心理學」的課程。


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

保羅楊森論文獎感言-對手機失控的量化研究



我整天上班都需要用手機來聯絡公事,這樣也會被歸類成手機成癮嗎?

我們對藥酒癮的評估標準,是建立在使用成癮性物質本身,就是一種問題行為;但是網路與手機已是現代生活的必需品,因此上網和滑手機並非問題行為。我們不能說上網的時間越長、越常滑手機,就是網路成癮或手機成癮。

判斷「手機成癮」還是必須回到精神病理學對「失控」(impaired control)的評估,但「失控」的行為,能夠客觀地量化嗎?

2019年4月16日 星期二

拿破崙和雄獅型主管,是哪種人格特質?



拿破崙的性格解析


歷史上狂妄型自戀的人物中,拿破崙是經典代表。 

拿破崙的戰力有多強呢?有個客觀的數據分析可以讓大家知道他的厲害:近代知名的數學家亞希特(Ethan Arsht)分析古今3580場戰爭,量化統計為6619位中外將軍的排名。排名第一的拿破崙得到16.7分,遙遙領先排名第二凱薩大帝7.4分;也就是如果給拿破崙滿分100分,全世界都找不出及格的將軍了,因為第二名的凱薩大帝也只能拿到不及格的44分。而歷史上的常勝將軍:麥克阿瑟、三國的周瑜更無法比較了,他們大多在1~2分左右;而諸葛亮和民國初年的名將白崇禧還只拿到負分。 

難怪拿破崙最著名的一句名言是這麼說: 


「在我的字典裡,沒有『難』字」


2019年4月1日 星期一

全自動記錄睡眠 App:「作息足跡」記者會



不規律的睡眠作息可能會增加罹患生理、心理疾病的風險。然而,對學界和醫界而言,要在自然狀態下數月或數年長期且客觀記錄每天個人睡眠時間,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。

國家衛生研究院林煜軒醫師研究團隊,開發了一款全自動記錄使用者手機使用與睡眠時間的手機程式—「作息足跡」(Rhythm),成功突破此項研究難題,並且運用此程式研究,發現使用手機,特別是在睡前使用,的確會影響睡眠週期與睡眠長度。

「作息足跡」App可全自動記錄個人手機使用與睡眠時間,能夠進行長時間、客觀的記錄,有助於在真實環境下,觀測長期睡眠問題對於健康的影響。此外,「作息足跡」App可以精準地計算睡前使用手機對於睡眠的影響。

全自動記錄睡眠 App:「作息足跡」簡介短片


下載「作息足跡」(Android 5.0以上版本)